义乌淘宝培训学校多少钱(浙江义乌哪里有教淘宝的)

biehenqiantarangwozhipinbo 10 0
义乌淘宝培训学校多少钱?

  流量是硬道理!在浙江义乌,几位导师在一家直播短视频带货培训机构的公开课前,在近500人的群聊中一遍又一遍地说同样的话。学生们的热情很快被点燃,一遍又一遍地回答:2020年玩短视频,永远不要落后!

  在课程结束的那天晚上,有6人订购了价值1680元的在线课程——据该机构称,这是一个罕见的公共课程福利,价格降低了2000元,限额为8人。还有一个统一的新闻刷新格式,这次是祝贺成功的订单高级会员,真诚的话,似乎钱人找到了一夜致富的捷径。

  一个机构被举报了,甚至丢了教程。没有一对一的辅导,收费模式也差不多。你不是一群人吗?气氛很好,但有些人不知道,突然跳出来问:现场直播赚钱,你不拉小号自己做,也教别人赚钱?

  狂热和质疑,追求和贬低,同时存在于带货培训的商业领域。直播风口已经到来。疫情洗礼后,市场更加坚信线上商业的无限潜力。很多人选择把各种培训机构当成风向标,就是想借东风的人,风吹到哪里,能吹多久,迷茫多久。

  提供昂贵的学费,经过一系列从理论到实践的演练,再次加入交通潮流,有所谓的武术秘密,他们能找到出路吗?答案是不同的。

  率先成功者

侯悦

  当离北朱村入口400米远的时候,路就走不通了,进村的车排起了长队。车里的人来自世界各地,很容易从车牌上看出来。车多,卡车多,电动三轮车多,货物用纸箱包裹,用塑料袋提起,歪歪扭扭地进出。

  村口挂着一个名字,叫中国·义乌江北朱电商小镇——请注意,范围是中国,不是浙江,更不是金华,村子把野心投向了世界。爆款、网红、直播、短视频……在每个店铺的牌匾上,堆积的关键词几乎是一样的,指的是今天赚钱最快的生意。

  培训的本质是复制成功,短时间内就能完成财富积累的成功最能成为样本。这符合罗永红一贯的期待。北朱从来不缺草根反击的故事——有的卖爆款净收700万,有的两年内从电动三轮升级为宝马。大多数能成为培训导师的人都是第一步的成功人士,比如四川人侯悦,她是草根孵化器创业之家的创始人之一。

  侯悦把粉丝当朋友,费心维护,经常直播,讲创业故事。岳姐,我也想在义乌创业。你能带我去吗?直播间经常有人问,毕竟大家都想做赚钱的生意。侯悦陷入了纠结。她想帮助她的粉丝避免她走过的弯路。例如,在短视频拍摄的早期阶段,由于她不了解平台规则,视频涉及敏感词汇,经常被标题,这将不可避免地损害粉丝数量;然而,如果你教了所有的方法,每个人都会来池子里分一杯羹。这不是一条自我毁灭的财富之路吗?

  侯悦还没想清楚,10多名粉丝来找他们。她看着他们,想起了自己创业初期,决定帮忙。2018年,创业之家成立。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住了。她在北下朱村租了四间立面办公室,一个月后换了8间,一年后换了村外独栋的三层楼。

  无论是短视频实现还是直播带货,都是电子商务的逻辑。很多人认为,有一个道理是万变不离其宗。商人嗅觉敏锐,决心大。在北朱,经过几年的电子商务市场,到处都人随处可见。成长快的人已经是最好的了。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福田社交电子商务协会副会长金鼎收到了19名现场带货的学徒。主人是他的女朋友琪琪。琪琪是一个现场直播平台的主播。她每天直播1小时,可以卖1万多件商品。她利润微薄,销量多,收入可观。会议当天,她化了蓝色眼妆,穿了芋头紫外套,染了脏橙色的头发,包括t恤上的蝴蝶元素,这是目前最流行的风格。

  皆为探路者

  几乎每个受访者都承认,这个商业领域有一群割韭菜的人。

  小白是收获的关键对象。他们是大班教学或在线教学,时间集中,周期短。课堂教学的内容非常基本,范围仅限于每个直播平台已经清楚地发布的规则解释。

  学生上课后发现没用。他们觉得自己被骗了,会闹事。有很多机构逃跑。邓业飞是义乌当地一家电子商务培训机构的讲师。他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行业很乱,每个人都有。2019年下半年,各种直播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新成立的机构和课程内容的临时扩展。疫情期间,生意难做,市电商场自然淘汰了一批。

  哪条路是捷径?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秘密。然而,已经达成共识的是,实践课程被放在主要位置,一对一、手拉手等关键词是课程的主要卖点。

  大学也在尝试开设直播带货课程。实践经验是教师难以跨越的门槛。去年4月,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教师罗永红在一个电子商务平台上开设了人才号码,开始直播商品,销售母婴产品。她的教学思路一直都是这样。2015年前后,微商流行,为了带学生创业,她首先成为微商,走在学生前头探路。这次遇到直播风口,她打算用同样的方法试试。

  问题很快就出现了。首先是供应链。直播要卖货。罗永红去义乌小商品市场找货。当他看到合适的卖家时,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问过去。他们的嘴被打破了。他们协商了几家商家,并愿意让她免费帮忙销售。一些商家甚至没有在电子商务平台上开店。罗永红每家收费500元,带学生开户,拍产品,做售后服务,先做网店。

  找到商品,开了一个工作室,罗永红每天坐在那里五个小时。只有八九个产品要出售。介绍完产品后,她与宝马交流了育儿经验。人气逐渐积累,工作室的粉丝数量从100多增加到1000多。

  罗永红觉得小成就,但操作有问题——由于缺乏经验,负责操作的同事改变了工作室的标签,原来的亲子改变了美。标签代表锚,根据算法,平台将根据工作室的标签匹配相应的组。这个错误几乎浪费了罗永红以前所有的成就。

  坚持到9月,罗永红把直播间关了。做主播的5个月里,她非但没赚到钱,反而还因为要给直播间粉丝发福利每天亏损几十元。之后,她邀请了不少“混圈子”认识的主播来校授课,也常和平台方交流,才渐渐明白:“虽然每个直播间只有1个主播,背后却得有一整个专业的团队,更重要的是,有稳定供应链,能拿到低价货。”

  市场经验还不成熟,教学不可避免地会有时间差异。一些大学开设课程,校企合作是最直接的出路,但大多数只有两三天的集中教学,只能为学生提供创业方向,而不是操作方法。另一个担忧是,现场直播现在是风口,学校课程开放,教师积极引导学生参与创业浪潮,不久,风口期过去了,新学生应该怎么做?

  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教师邱阳提供了一个想法:整个生态链有不同的链接。事实上,我们现有的大部分课程都涵盖了相关的内容。例如,邱阳的产品文案策划、视频脚本写作和外观都是学生的必修课。结合现场直播的想法和规则,扩大现有课程可能是锚的好方法。

  成功概率论

  侯悦直言不讳地说:没有人能保证你学有成。

  在侯悦的课程设计中,在支付5000元进入实践课之前,我们应该先读一个800元的基础课。基础课教授的内容有点鸡汤。例如,帮助学生认识到自己的定位和优势,决定是否成为锚,还是成为现场直播生态链的一部分;那些决定成为锚的人将不止一次听到建议——只有足够的能力和毅力才能成功。

  几千上万的损失是无法承受的,所以不要来义乌。侯悦认为,支付学费的性质相当于投资事业,这是早期企业家必须承担的风险。

  罗永红和邱阳苦恼的不是培训效果,而是愿意参与的学生很少,能坚持的人也很少。他们更愿意去餐馆刷盘子,花时间赚钱。邱阳说,前段时间,学校与某直播平台达成合作意向,推动农产品原产地直播,平台派专人培训学生。学习结束后,学生将直接参与直播过程,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又能学又能赚钱,但原本报名的300名义乌学生有一半坚持参加培训。邱阳恨铁不成钢。

  新情况出现了。5月8日,义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首批颁发电子商务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19张。取得证书的电商主播首先要参加4天的集中培训,然后通过理论答辩和直播实践考核。由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牵头开发的考核规范和题库。这是从0到1的飞跃,电商直播首次有标准可循。创意学院党只是基本的门槛证书,不能代表主播的能力,创意学院党总支书记宋兵说。”

  侯悦、邓业飞、金鼎都不在乎这个证书。

  证书能帮你找到工作吗?能帮你赚钱吗?侯悦说,市场是培训机构和主播个人唯一有效的检验标准。

标签: 侯悦 罗永红 电商 主播 义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